正在阅读: 搁浅巨轮如何“营救”?苏伊士运河堵塞威胁全球贸易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搁浅巨轮如何“营救”?苏伊士运河堵塞威胁全球贸易

堵塞情况已经开始缓解,但运河仍未恢复通航。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在狭长的苏伊士运河航道里,8艘拖船围绕着已经搁浅整整一天的“长赐”号(Ever Given)巨型货轮,试图打通这条全球贸易的大动脉。随着排队等待通行的船只增多,全球航运和原油市场的担忧情绪也随之高涨。

截至当地时间3月25日早晨,长400米、重22.4万吨的“长赐”号仍卡在苏伊士运河中央。挖泥船正在清理船身周围的沙子和泥浆,让船只重新漂浮起来;另有多艘拖船正在试图拉动船只。“长赐”号的技术经理舒尔特(Bernhard Schulte)表示,船上25名船员没有伤亡,货物也没有损坏,目前初步调查排除了发动机故障或机械故障的原因。

路透社24日晚报道,有目击者称一艘被堵在河道里的护卫舰已经开始移动,这意味着堵塞情况已经开始缓解。但运河至今仍未恢复通航。如果堵塞持续,货轮可能将不得不改道绕行非洲好望角,这意味着航行时间将延长一周。

目前上百艘船在等待通过苏伊士运河进入红海或地中海,包括10艘载有1300万桶原油的油轮。还有两支护卫舰队被卡在河道中动弹不得。

根据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声明,该货轮由中国出发,计划前往荷兰鹿特丹,于23日从红海进入苏伊士运河,随后遭遇沙尘暴和大风,船体偏离航道,最终于当地时间23日上午7点40分左右在距离河口南端约6海里处搁浅。

苏伊士运河是亚洲和欧洲之间最快的海上通道,全球贸易的约12%要经由这条运河输往各地。分析师认为,如果不能尽快疏通河道,将对全球航运、油价和供应链造成影响。

如何“营救”

一名运河管理局的领航员表示,营救搁浅货轮的设备充足,但要让货轮重新漂浮起来在技术上非常复杂,可能需要花费两天至一周的时间。

由于货轮已经受损,不可能继续航行,所以首先需要将其拖到最近的停泊点,即在搁浅地以北约30公里的埃及大苦湖地区。

从现场的卫星图像中可以看到,“长赐”号几乎是横亘在运河两岸,船头和船尾都已经搁浅,船首楔入一岸。专家通过现场照片预计,船首楔入岸边的深度约为5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样一来,从任意一端拖动船只的空间都很小。因此目前工作的重点是从水下清除船体周围的沙子,使其能重新漂浮起来。唯一的好消息是,船体陷在沙子里,处理难度和对船体损害程度都比岩石小一些。

但“长赐”号的巨大体型大大增加了营救工作难度。货轮甲板上堆叠的集装箱至少有9层楼高,在最坏的情况下,救援人员可能需要卸载船上的集装箱、抽走船上的压舱水和燃料,以减轻船体重量。这是一项繁重的工作,可能需要使用直升机将集装箱逐一卸载,具体花费多长时间就取决于投入的设备数量。

2012年歌诗达协和号触礁事故处理负责人斯隆(Nick Sloane)表示,可能要到周日或下周一运河涨潮到顶点时,解救工作才会迎来最佳时机。届时水深有望增加46厘米,为解救工作带来更大的空间。但如果错过了最佳时机,再下一次涨潮就要等到12至14天之后了。

2016年体型类似的集装箱货轮“CSCL印度洋”号货轮在德国汉堡港附近搁浅时,12艘拖船花了将近一周时间才将其成功解救。

而即便“长赐”号能在两三天内被移动至河道一侧,在积压了大量船只的情况下,运河要彻底恢复正常通行也还需要几天甚至几周时间。

油价暴涨

苏伊士运河是石油从波斯湾运往欧洲和北美的要塞。英国能源咨询公司Argus Media首席经济学家费夫(David Fyfe)估计,疫情前约有5%的原油和10%的成品油需要通过运河。

在“长赐号”瘫在苏伊士运河的24小时内,光是卡在苏伊士运河两端的原油运量就有至少1000万桶。

国际原油市场因此剧烈波动,24日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涨幅一度扩大到6%以上。截至当天收盘,WTI 5月原油期货收涨5.92%,报61.18美元/桶;布伦特5月原油期货收涨5.95%,报64.41美元/桶,均创去年11月9日以来主力合约最大收盘涨幅,扭转了近期原油市场低迷的态势。而在23日运河堵塞的消息传出前,油价刚刚跌至6周以来的低点。

费夫认为,当前全球石油市场需求仍相对疲软,短期内的供应受阻不会对市场产生长期影响。

但对于美国能源产业来说,这是雪上加霜。福克斯新闻网分析称,上个月得克萨斯州寒潮导致石油产量急剧下降,因此美国亟需依靠进口的石油和天然气补充供应需求。加上天气逐渐转暖,疫情形势向好,人们驾车出行的频率有所增加,也带动了石油需求量上涨,美国炼油厂正积极提高产量。如果接下来原油供应不足,汽油价格可能再次飙升,

石油公司已经开始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一名航运经纪人称,24日起许多公司开始寻求预订可以避开苏伊士运河航线的油轮,还有几家在争夺可以完全避开水路的输油管道。

波及供应链

全球90%的货物都是通过货轮运输。根据独立航运专家詹森(Lars Jensen)的说法,除了石油外,被堵在苏伊士运河两端的货物“囊括你能在超市看到的任何东西”,例如食品、家具、电子产品、汽车零部件等等。

根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给出的数据,2020年平均每天有51.5艘船通过运河,净吨位达到11.7亿吨。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的工厂产能尚未完全恢复,加上经济复苏使零售产品需求激增,全球供应链和航运产业本就面临严峻挑战,

根据彭博新闻社统计的数据,截至24日晚共有185艘船在排队进入运河,大部分是散货船、集装箱船和油轮。彭博社估算,航道拥堵造成的损失约为每小时4亿美元。

《劳埃德船舶日报》统计显示,苏伊士运河航道西行运输价值约为51亿美元/日,东行约为45亿美元/日。

IHS Markit旗下《商业杂志》主编诺勒(Greg Knowler)说,亚欧供应链已经延伸到极限,苏伊士运河的堵塞就恰好出现在这个最坏的时机。即便延迟两天,也会使供应链短暂中断,导致货物交付延迟。

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运输公司马士基24日表示,有7艘旗下货轮受运河堵塞影响,其中4艘被堵在河道里,其余的还在排队等待进入河道。

如果堵塞事件再持续几天,将对本已不堪重负的航运业造成严重威胁。货轮无法行进,集装箱回运也会因此延迟,进一步加剧集装箱短缺的情况,导致运费飙升。去年由于疫情阻碍航运,成千上万的空集装箱留在了欧洲和美国,到了下半年亚洲制造商品的需求反弹后,亚洲港口集装箱“一箱难求”。

此外,航运专家詹森预计,由于航路受阻,部分船只会滞留在欧洲港口,再加上从其他航线抵达的船只,下周欧洲港口可能发生拥堵情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网站地图 申博棋牌游戏 幸运大转盘 捕鱼游戏 申博太阳城注册
申博开户平台登入 申博真人娱乐登入 申博线路检测登入 申博现金网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游戏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极速百家乐
申博电子游戏 百家乐娱乐登入 申博直营现金网 菲律宾太城申博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太阳城登入 咪牌百家乐 极速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