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申聪等9名儿童被拐卖案二审未当庭宣判,“梅姨”身份仍待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申聪等9名儿童被拐卖案二审未当庭宣判,“梅姨”身份仍待解

除了主犯张维平外,在本案中,起重要作用的中间人“梅姨”也备受关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牛其昌

编辑 | 翟瑞民

2021年3月26日上午,备受关注的申聪等9名儿童被拐卖案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广州市增城区法院二审开庭。经过四个多小时的审理,法庭宣布择期宣判。

据了解,在5名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中,张维平被公诉机关指控作案9起,参与拐卖儿童9人;另外4名被告人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被指控作案1起,参与拐卖儿童1人,即申军良的儿子申聪。

截至目前,此案9名被拐儿童中的5人已经找回,均与亲生家庭相认,另外4个孩子尚未找到。

界面新闻此前报道,2005年的一天,申军良在广州增城一家公司务工,正在做饭的妻子突然被闯入家中的人贩子捆绑住,眼睁睁地看着不满周岁的儿子申聪被抢走。孩子被抢走后,申军良便辞掉工作踏上寻子之路。15年他一直没有放弃。

转机出现在2016年3月,当时抢走申聪的5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被抓获。2018年12月28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判处张维平、周容平死刑,陈寿碧有期徒刑十年,另两名涉案人员杨朝平和刘正洪被判处无期徒刑。一审判决后,五名被告人除张维平外都提出了上诉。

一审判决书显示,2005年1月4日10时许,被告人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联手将申军良1岁的儿子申聪抢走。陈寿碧在楼下把风、接应,周容平负责接应、把风,杨朝平、刘正洪携带透明胶、辣椒水等工具闯进出租屋,将申军良妻子捆绑,强行抱走申聪,交给周容平、陈寿碧夫妇藏匿。再由周容平将孩子交给张维平贩卖。张维平将申聪卖至紫金县,非法获利13000元,其中1万元分给周容平等人。

2020年3月,广州增城警方宣布寻找到申聪,随后申军良夫妇与失散15年的儿子团聚。

庭审中,申军良的代理律师、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长发表代理意见称,本案被害人依法有权获得民事赔偿,其中为被害人于晓莉(申军良妻子)治病和为寻找被害人申聪所产生的实际费用,均应当纳入到“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范畴,并获得民事赔偿。

值得一提的是,该案一审时,法院曾经驳回了申军良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请,理由是不能确定其诉讼资格。法院当时认为,申军良被拐的儿子“至今下落不明”,故其所受损失无法查明,未支持其赔偿诉求。

对此,刘长在代理意见中提出,一审判决认定二人无诉讼主体资格明显错误,二审应予纠正。

“即便一审当时的认定无误,那么2020年3月份之后,被害人申聪已经找到且确认了其生物学父母为申军良、于晓莉,故二审中,申军良、于晓莉以法定代理人的身份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诉讼主体已不再存在任何问题。”刘长表示。

界面新闻注意到,两名尚未寻回孩子的家属钟丁酉和李树全在庭审中表示,他们的诉求是不对主犯张维平立即执行死刑,而是希望把小孩全部找回之后,再执行死刑。为此,他们在法院签署了改判张维平死缓的请愿书,并希望能与张维平当面沟通。

对此,申军良则坚持希望人贩子得到严惩。他对界面新闻表示,2017年他曾提出过,如果这些人贩能交代出孩子的下落,可以选择谅解张维平,但张维平一直交代不出来,只是称中间隔着一个叫“梅姨”的人。

“如今四年过去了,到现在为止找到的5个孩子,跟张维平没有任何关系,都是通过警方的科技手段找回来的。所有人贩子都要受到严惩,并不是说张维平活着,孩子就有回来的可能。”申军良表示。

除了主犯张维平外,在本案中,起重要作用的中间人“梅姨”也备受关注。此前,“梅姨”的新旧两版模拟画像曾刷屏网络,网上还多次传出其在某地出现或落网的消息,但均被警方辟谣。

一审判决书显示,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被告人张维平通过“梅姨”介绍,将从广州、惠州等地拐来的男童,先后卖往广东紫金县等地,每次非法获利1万多元。

据张维平供认,当年他通过中间人“梅姨”牵线,以1.3万元的价格将申聪卖给广东河源市紫金县的一对夫妇。在2003年至2005年间,他先后拐卖9名男童,均是通过中间人“梅姨”找到买家,这些孩子中,除了一人被卖到惠州市惠东县,其余8人均被卖到河源市紫金县。

然而,根据张维平的供述,广州警方核实了提到的增城某条街、麻将馆等线索,对可能符合条件的户籍人口、外来人口、暂住人口进行了排查,但最终没有证据能够直接证明“梅姨”是否存在。

2020年3月,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副局长李光日曾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称,目前还没直接证据表明人贩子“梅姨”的存在或不存在,关于“梅姨”的信息仅来自于张维平的供述。

“自办理该案到现在,我倾向于‘梅姨’是真实存在的,相信侦察机关并没有放弃这方面的努力。”刘长对界面新闻分析。

据刘长介绍,张维平对“梅姨”的年龄、体貌特征都进行了描绘,而且还提到“梅姨”有男朋友这样一个细节,而且,侦察机关随后找到了疑似梅姨的“男朋友”彭某。据彭某证实,十多年前他的确交往过一个叫“潘冬梅”的女子,此人平日是帮人介绍对象的“红娘”,也曾经带过小孩回家,但“梅姨”当时声称是其兄弟的小孩,随后住了几天后便离开了彭家,去向不明。

针对“梅姨”的后续调查,刘长表示,近年来随着5个孩子陆续被找到,顺着孩子当初是怎样“流入”当地家庭的线索往上倒退,相信警方会有更多发现。他表示,申聪前后被找到的3个孩子,都距离彭某居住的紫金县比较近,有没有“梅姨”或许不能确定,但起码能够说明当地有一个“梅姨”存在的土壤,可能有类似的人物存在。

申军良今天也发表庭审意见称,参与这一系列案件的“梅姨”还没抓到,他请求司法机关给于重视,检察机关也要加强监督,一定要抓到“梅姨”,并找回4个没有回家的孩子。

此外,3月26日,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童碧山在公安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1月起,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主要内容的“团圆”行动,将全力侦破一批拐卖儿童积案,全力缉捕一批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全面查找一批改革开放以来失踪被拐的儿童。

据了解,目前此项工作正全力推进。公安部呼吁,请大家及时向公安机关举报疑似拐卖儿童犯罪案件线索,积极协助查找失踪被拐的儿童。同时,也请失踪被拐儿童的父母和疑似被拐人员主动到附近的公安机关刑侦部门,接受免费的DNA信息采集以及相关信息补充完善等工作,争取早日实现家庭团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网站地图 网上百家乐 申博娱乐登入 申博娱乐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游戏桌面下载官网 太阳成菲律宾网站 申博代理开户登入 申博娱乐在线下载登入
申博真人游戏 申博游戏注册 申博现金网 申博太阳城
申博直营网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申博客户端下载 澳门百家乐
申博娱乐网 盛618官网 申博手机下载版 申博app下载